律师简介

  莫满军律师执业于2006年国内第一家成立的只办理刑事案件的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深圳分所,我们拥有国内强大的刑事辩护团队以及国内著名的刑事专家顾问团,13年来,我们办理了国内重大有影响的刑事案件(比如我所团队近两年办理的全国重大案件: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原型陆勇案、2017年含冤16年福建缪新华故意杀人再审改判无罪案、2018年含冤27年吉林刘忠林故意杀人案终改判无罪、2019年含冤17年曹红彬故意杀人罪再审改判无罪),从而沉淀了大量的成功的刑事辩护经验,这为我们在办理每一件刑事案件时提供了更强更有力的最直接以及最有效的的刑事案件辩护经验:

  我在办理大量刑事案件以及在办理刑事案件过程中接触众了众多的被刑事拘留当事人的家属,本人对于刑事案件的当事人的认知以及对刑事案件的办理有深刻感悟:

  第一、每一宗刑事案件的背后,纠的是家人的心,伤的是家族的痛。家人因涉嫌犯罪被刑事拘留,羁押于看守所,案件发生原因暂且不究,但对于看守所外的家属而言,家人因涉嫌犯罪被刑事羁押失去自由,这无疑就是一个家庭天大的事。无论看守所外的门墙多高,铁栏多坚,为使被羁押的人能够早日获得自由而四处奔走的不是至亲,也定为挚友,墙里墙外永远锁不住的,还是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和流水遇知音的友情。刑事案件最基本的要求是法律人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探究案件的真相,用已知证据来佐证已经发生的事实,正所谓“正义不仅应当得到实现,而且要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使每一个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得到公正、公平的审判和判决,是我们每个人内心的呼唤,也是普通大众最低限度的法律诉求。任何时代,真相都是稀缺的,这个看上去每个人都能讲话的时代,也不例外。想要揭开真相,不但要求律师有抽丝剥茧般的认真仔细,也要有探案推理般的逻辑思维,更需要有勇士断臂般的坚韧勇敢,才能辩出案件的黑与白,是与非。

  第二、对于刑事案件的死磕辩护,我赞同有证据证实存在问题的死磕、赞同同罪同案不同判决的死磕、赞同与违反刑事法律基本原则的死磕,更赞同与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人情案死磕。对此,理解者为之感染,不理解者目之为怪诞。之所以要较真,一为羁押在牢的人负责,二为良法负责,三为本职负责。对于刑事案件的死磕辩护,不赞同无因无由的死磕、不赞同吹毛求疵的死磕、不赞同不得要领的死磕,更不赞同只欠东风的死磕。因为这一磕,虽不需惊天地,但定然一击必中;虽不需泣鬼神,但定然铁证如山!

  第三、 刑事案件办理方式及剖析角度的不同也决定案件判决结果必定大相径庭。消极无效的辩护,可以让案件百孔千疮,可以让案件贻误战机病入膏肓,更可以让案件陷入僵局,活结变死结。积极有效的辩护,能让案件船到桥头,能让案件剥丝抽茧柳暗花明,更能让案件起死回生,死结变活结。而作为一名执业律师,唯有专注才能走向精湛,唯有担当才能走向高远。如果假以法律名义行诈骗之手段去追求金钱,我想法律人剩余的仅是一堆垃圾而已!我们办理的每一宗案件,虽然都是众多案卷中的普通一案,但是这宗案件对于委托人或当事人来讲,却可能是他或她一生中唯一一次与法律的正面接触,当此法律症结无法打开之时,当事人必然陷入迷茫恐慌,必然堕入困顿煎熬。而作为一名律师,承办的定是当事人的重托,承载的亦是委托人的希望,律师办理案件的结果好坏直接关系着当事人的身家性命,关系着人生命运、家庭命运,甚至家族命运。作为辩护人,作为代理人,容不得丝毫懈怠、半点马虎,更不能因一己私利弃委托人之利益于不顾,将职业操守抛在脑后。一宗案件或许是我们律师接受委托的众多案件中的普通一案,但对于当事人而言,一宗案件可能就是其身家性命之依托,受托之重,重之又重。案件犹如自己的亲生孩童,理应呕心沥血,尽心竭力;更理应披肝沥胆,鞠躬尽瘁。哪怕只有0.01%的希望,也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穷尽一切合法的手段和方法,争取最有利于当事人的案件结果。